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引徐州国资10亿入股 维维股份不卖豆奶卖粮油?

来源:www.mycollegeoptions.cn 点击:1666

每经记者:孙嘉夏 实习记者:郑洁 汤辉

“维维豆奶,欢乐开怀”这句曾经很多国人都耳熟能详的广告词或许要变成“维维粮油,欢乐开怀”了。

8月6日晚,维维股份(,SH)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维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维集团)拟向徐州市国资委旗下新盛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盛集团)转让所持有的17%股份,交易完成后,新盛集团将成为第一大股东,而维维股份将变为无实际控制人。在这则消息的刺激下,8月7日,维维股份冲上涨停板,报收3.41元。

在维维集团官网上一篇新闻稿中,维维股份新闻发言人菜田对媒体表示,引入国资“对维维股份未来的发展,特别是粮食产业的发展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粮食产业是维维股份继食品产业之后确立的重点发展方向。”

维维股份的主导产品为豆奶粉和动植物蛋白饮料,6月中旬,维维股份就问询函回复上交所时,曾表示未来要“回归主业”,当时外界曾质疑目前豆奶行业已高手如云,维维布局植物蛋白饮料棋慢一着,回归主业并非易事。那此次发展粮食产业又如何呢?

从公开信息看,维维最早是从徐州市铜山区粮食局下属一家大米加工厂起家,从豆奶产业跨入上游的粮食仓储行业,维维股份“顺理成章”。

2016年3月,维维集团董事长崔桂亮表示企业已积极响应号召,先后和中粮、中储粮、中纺等大型粮油国企合作,在江苏徐州建成小麦储备库,河南正阳建成花生储备库,黑龙江绥化建成大豆储备库,佳木斯建成稻米储备库。据维维集团官网,目前投入使用的粮食储备库收储能力达到240万吨,加工能力达到200万吨。

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维维集团董事长崔桂亮还建议把以徐州为中心的粮食产业上升为江苏省省级发展战略,打造一个国际级的粮食企业集群。

从业绩上看,维维股份粮食相关业务这几年增长明显。2015年粮食业务相关营收仅为3.3亿元,到了2018年已增长到20.1亿元,仅次于其固体饮料业务(豆奶粉、豆浆粉等)的营收。

而徐州市方面近年来对于其农产品相关行业也很关注。2018年11月26日,徐州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的实施意见》,而维维股份所在的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政府也制定了《铜山区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规划(2018-2025年)》。以上意见中提到要高标准建设农产品加工集中区,并加大招商引资力度。

在以上背景下,对于维维股份来说,引入国资能为其发展争取政策、金融方面的资源。然而,新盛集团的主营项目为城市建设项目投资管理,维维股份为何要选择其作为引入国资的路径?

8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以上问题多次致电维维股份新闻发言人菜田,截至发稿,电话未被接通。随后,记者致电维维股份董秘孟召永,对方表示自己正在开会,不便回答。

虽然粮食业务营收数据不错,但近年来维维股份业绩并不尽如人意。

2018年,维维股份营业总收入50.3亿元,归母净利润6471.76万元,同比下降29.2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875.99万元。2019年第一季度,维维股份净利润为9196.86万元,同比增长87.12%,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下降至2065.62万元,同比下滑71.42%。

外界认为,这或许与维维股份上市后寻求转型和多元化经营失误有关系,2000年上市后,维维股份涉及行业十分广,先后涉足矿业、房地产、生物医药、白酒等领域,而其在白酒领域投资的高开低走的案例十分经典。

2006年11月,维维股份以8000万元收购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随后2008年,维维股份对其持股增至40.59%。2009年,维维股份以净收益2.1亿元转让双沟酒业股权。2009年,维维股份以3.48亿元收购了湖北枝江酒业51%股权。2012年,维维股份斥资3.5亿元入主贵州醇酒业。

但随后的5年,贵州醇净利润逐年亏损,累计亏损超过3亿元,而其营业收入一路下滑,从收购当年的1亿多元降至2017年的6362万元。枝江酒业虽然在湖北名声尚可,但营收业从15亿元下滑到5亿元,“维维跨行业收购酒业最大的问题是它对酒业并不了解,人事和人才方面容易遇到风险”,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如此评价。

与此同时,维维股份也逐渐开始剥离不良资产,接连向其控股股东维维集团“甩锅”。

2016年12月,维维股份剥离房地产业务,作价1.99亿元将其持股的维维印象城、维维万恒置业及南华花园度假村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2017年,维维股份出售无锡超科食品有限公司10%股权和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0.934%股权。2018年12月,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以2.75亿元将贵州醇55%股权转让给维维集团。

从2013年开始,中国植物蛋白饮料行业迎来高速增长期,但近几年维维股份并未搭上整个行业高速发展的红利,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说明维维股份主业还是非常弱的。”

“目前豆奶行业的热点和风口在于其差异性和功能化,植物蛋白饮料的风口早就出现了,行业发生了变化,但是维维股份并没有变化,它的市场份额肯定会被抢走”,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维维应该在其还处于卖方市场时,迅速把豆奶领域做专,把品牌做大,而不是去搞其他行业,这是典型的错误方向。”

除了在“多元化”收购资产方面屡败屡战外,维维股份炒股还亏了近亿元。维维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购入股票9.20亿元、售出股票6亿元。5月31日,上交所发问询函要求其核实并披露股票买卖及公允价值变动事项的影响。6月14日,维维股份回复问询函并补充资料称,其股票买卖及公允价值变动事项对2018年公司损益的影响金额共为负8618.96万元。

主业不够强,“副业”帮倒忙,这成为近些年外界对维维股份的一个标签认识。不过,从目前维维股份动向来看,它的主业可能也要慢慢生变了。

每日经济新闻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