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冷军画6个柿子和“黑”马灯,他画11个柿子和“白”马灯,咋想的

来源:www.mycollegeoptions.cn 点击:1184

冷军画6个柿子和“黑”马灯,他画11个柿子和“白”马灯,咋想的

超写实绘画大师冷军,在平日里也经常跟一些艺术界的朋友探讨画技,就好像以前江湖中的武林高手邀约在一起切磋武艺一样,在这种氛围中,慢慢地提高和进步。

冷军的超写实绘画已经抵达一个极限,想想,一幅画看上去就像照片一样,这是花费了多少时间精力,但有些人却说,这样的艺术还叫吗,这只能叫做精工制造,而没有一丝艺术想象力和感染力了。

而另一些人认为,能够把事物画“活”,这就是功力。就算他没有加入想象力,这也是无人超越的水平。

所以,冷军绘画,通常众说纷纭。但就在这样闹哄哄的状态中,大家还是把冷军捧到了最巅峰。他的这种钻研精神是值得学习的,他的这种画技是值得赶超的,可又有多少人能够超越他呢?

以前冷军突发奇想,画过一些柿子。这些柿子无论色彩还是光线,都逼真得要命。于是乎,很长时间以来,画家们纷纷效仿冷军,画了一大堆柿子,以求比较和超越。

' data-lazy='1' data-height='390' data-width='585' width='585' height='auto'>

' data-lazy='1' data-height='477'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我们看冷军画的柿子通常都带着新鲜的气息,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似的。而这些柿子往往会放在古董桌椅上,用古老和年轻相对比,形成视角上的强烈反差,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桌椅的细节刻画也是纤毫毕现的,木纹的每一根纤维,以及木头上面的小坑,还有小坑里面常年积累的灰尘污垢都画了出来。让人叹为观止,这就是超写实主义的魅力所在。

' data-lazy='1' data-height='592' data-width='600' width='600' height='auto'>

这一幅柿子图被很多人误认为是冷军的超写实作品,但冷军当时是出来辟了谣的,说这不是他的绘画作品,而是一幅照片。我猜,冷军当时是为了让大家看这幅照片的布局和色泽,用这幅照片和自己的绘画作品进行比较,是在“显摆”或者是故意看看大家的反应?大家怎么认为。

' data-lazy='1' data-height='530' data-width='732' width='732' height='auto'>

冷军最早的着名画作,其实是马灯。冷军画的马灯,带着古朴沧桑质感,就像经历了百年风云,看尽了人世凄凉。那马灯已经被油烟熏黑,变得不通透了,外面的铜皮铜线也都磨得发白,就这样一幅低调之极的画,得到了多少人的好评和赞誉,参加画展还获得了大奖。

' data-lazy='1' data-height='1263'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冷军现在已经是国内超写实领军人物了,就像一座最高峰,被很多画家盯着,想要攀登和超越。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位写实主义画家,他名叫鹿成君,他画了一堆柿子,看上去也很不错呢。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下吧。

' data-lazy='1' data-height='1403'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不得不说,鹿成君的柿子图比冷军的柿子图更要繁复一些,难画一些。画面中的物品道具更多,光是乱花就要花更长的时间精力去勾描,真是超级费力的事情。我一直在想,这些写实主义画家的耐性有多强大,写意画家一幅画都得画很久,更别说写实、超写实画家,那真是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孤独,一天到晚估计也不说话,只有自身心灵和躯壳的相守,跟别人毫无干系啦。

' data-lazy='1' data-height='600'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这样的画面雅致,古典,看上去似乎很熟悉,大家是不是想起了冷军的一幅画,桌上摆着青花瓷瓶和陶罐?鹿成君在桌上加入柿子,丰富了桌面的色彩,新鲜与老旧相映成趣,激发了人们的想象。

' data-lazy='1' data-height='521' data-width='644' width='644' height='auto'>

' data-lazy='1' data-height='786'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鹿成君这幅柿子图,是不是有点像冷军辟谣的那幅照片?可见鹿成君对待自己工作的认真劲儿和执着精神,就连冷军发出来的照片也不放过。每个画家心中都藏着一个目标,比如要超过齐白石,要比肩张大千,要把其他人狠狠地甩在身后,要成为顶尖的大师……我猜,鹿成君内心深处也有一个目标:要超过冷军!(个见,开个玩笑)

' data-lazy='1' data-height='569' data-width='605' width='605' height='auto'>

而这幅马灯图,与冷军的马灯截然不同,这个显然是“洁癖”用过的马灯,玻璃罩子里面被打扫得非常清透,颜色白白的,但外面似乎已经锈迹斑斑。而陶罐更是严重风化,缺了一大片釉质,露出了里面的本色。酒壶像是青铜器造型,搭配着马灯和套缸,一桌子的尘封记忆呈现在观者面前。有网友看了说,冷军画啥他画啥,咋想的?其实吧,他的想法很简单,估计就是我前面猜测的那样:勤学勤练,一定要超过冷军。

我觉得鹿成君与冷军相比,更注重加入一些丰富多彩的元素,相信他的路还会更宽,还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他的这些写实画算不算是超写实,能和冷军比吗?大家说说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