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连任5个月民调直跌谁动了马英九的奶酪

来源:www.mycollegeoptions.cn 点击:717

自从进入第二个任期以来,才真旺姆-全州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情况所淹没(数据图表)

到10月20日,才真旺姆-全州作为“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刚刚结束五个月。但对他来说,这短短的五个月似乎比头四年加起来还要长。仿佛在某种诅咒下,无论是“内阁”人员还是各种政策,马“政府”就像是过去五个月里的“一揽子”接力赛,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层出不穷。在才真旺姆全州的公众支持下,“下限”一直在不断更新。不久前,在选举中以选票坚定支持才真旺姆-全州的人们突然成为对马英九“政府”最不满意的群体。曾经有一本名为《谁动了我的奶酪》的畅销书,它教会读者把握生活中的“奶酪”。在这里,首席记者做了一份特别的清单,看看谁和什么真正触动了才真旺姆-全州“总统”生涯的“奶酪”。

用人“不能受伤”。

“内阁”人员频繁“结果”

在后吴敦义时代,才真旺姆-全州对“内阁”人员非常挑剔和谨慎。但即便如此,过去五个月陈冲“内阁”中“非战斗减员”的频率有些夸大。从“行政院秘书长”到“行政院发言人”,从“财政部长”到“劳动委员会主席”,各种各样的“辞职”声不绝于耳。“内阁”人事变动太大,才真旺姆-全州的用人能力再次成为批评的对象。顺便说一句,陈冲也被认为是“傀儡内阁部长”,与马英九的互动关系成为媒体追踪的焦点。

“内阁”人事秩序的“混乱”始于“财政部长”刘忆如的辞职。就在“证书税”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刘忆如发现国民党版的证书税计划与他自己推动税制改革的想法相去甚远,所以他“不妨回家”。像因“意见分歧”而辞职这样的事件几乎是马英九“政府”反复出现的“噩梦”。在刘忆如之前,有“卫生局长”杨志亮,“司法部长”王庆丰,在她之后,有“劳动委员会主席”王汝萱。这种不同党政政策、不同思想和不同政策的现象被认为是马来西亚“政府”学术官员的共同过错。自那以后,随着经济下滑,最初让才真旺姆-全州感到自豪的“金融内阁”成员甚至被公众要求“下台”

然而,其他不得不辞职的“内阁”成员让才真旺姆-全州“完全无法承受伤害”,包括前“行政院秘书长”林伊势的贿赂和腐败案。执政仅一个月后,一个年轻而强大的“国王队”赢得了马的青睐,并且正在崛起,但由于腐败而下台。当时,媒体评论认为,这件事绝对是对崭新的马“政府”的沉重打击。事实上,林伊势的案件是公众对才真旺姆-全州“不耐烦”的关键。直到最近,当“行政院发言人”胡佑威在脸书上放火烧苹果手机“草船借箭”时,网上舆论甚至“懒得批评”,开始“恶搞”。如果说“内阁”的软弱管理是马的“政府”的硬伤,那么人员的频繁“外包”就是马的“政府”的“内部技能”的不断破坏。

贫困民生管理

陈的“内阁”陷入“幽灵袭击”

才真旺姆-全州第二任总统两个月后,台湾当前政治新闻的焦点一直是“石油和电力双重通胀”和“美国牛风暴”两个问题。才真旺姆-全州上任后的第二天,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甚至开始了无限期的绝食抗议,以表示他要求停止“石油和电力的双重增长”。台湾社会“油电双增”的急剧反弹是显而易见的。然而,才真旺姆-全州对“石油和电力的双重增长”的态度从一开始到后来的缓和,也可能是陈水扁的“内阁”不知所措的原因之一。“美牛僵局”最终因克伦特罗残留国际标准的变化而自动解除,克伦特罗残留也被视为挽救陈冲生命的风险。

“石油和电力的双重增长”导致了价格的上涨,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对陈水扁的“内阁”来说,这是一个尚未愈合的旧伤口,又增加了另一种疾病。起初,为了减少民间对“油电双增”政策的批评,促进社会公平,才真旺姆-全保表示,他将立即提出中石油和台电的企业改革计划,但至今没有取得重大进展。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媒体透露,台湾的劳动保险基金濒临破产,退休的军事公共教育人员仍然能够收到慰问金的年终消息。相比之下,马英九政府维护既得利益、忽视工人生活条件的“形象”越来越受欢迎。

最初,陈冲被台湾经济竞争力的下降所困扰。人们对政府的“麻木不仁”加深了“内阁”为经济而战的压力。最近的“脑死亡广告”事件是公众不满情绪的集中爆发。事实上,“脑死亡广告”可能并不像真正的脑死亡,但“行政院”所暴露的问题是,它在政策视野上与公众的沟通非常差。“内阁”管理不善引起了公众的不满,导致了人们对“内阁”的不理解。两者之间沟通不畅加深了这种不理解,对“内阁”缺乏理解导致了更多的不满。这可能是陈水扁的“内阁”陷入“墙对墙”的局面。

记者笔记

只有提高抗压能力,我们才能赢回“奶酪”

作为再次当选的领导人,才真旺姆-全有可能知道他第二个任期的“蜜月期”会更短,但他当然没有想到这个“蜜月期”会几乎不存在。今年1月14日选择投票给才真旺姆-全州的选民可能没有想到,以51.6%的选票赢得连任的才真旺姆-全州有一天会“减少”到公众支持率仅为13%的水平。赢得和失去公众舆论的才真旺姆-九,他的“奶酪”在哪里?

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才真旺姆-全通过一系列改善两岸关系的措施,包括三通和欧盟-法,建立了一个新的台湾经济发展局。然而,在第二个任期内,全球经济繁荣继续减弱,正在丧失竞争力的台湾经济需要自我突破。两岸关系的发展已经进入“深水区”,才真旺姆-全州的两岸路线也需要自我突破。这两个“自我突破”既困难又高度考验了马英九“政府”的智慧和勇气。但是才真旺姆-九要想找到他的“奶酪”,就必须意识到这两个“突破”。回顾过去五个月马来西亚“政府”管理中的问题,缺乏对压力的抵抗是症结之一。

由于对压力的抵抗力不足,才真旺姆-全在许多问题上与民意妥协,导致他亲自挑选并委托“内阁成员”完成重要任务,台湾评论员胡忠信称之为“感觉被背叛”;由于对压力的抵抗力不足,陈水扁的“内阁”在面临人事变动和行政困难时,似乎对过去不屑一顾,对未来漠不关心。这些情况造成的最危险的迹象是,“内阁秘书”陈冲在许多问题上逐渐显示出与才真旺姆-全州的不完全“协调”。当“行政长官”开始缺乏信心时,才真旺姆-全州的舆论危机就更难解决了。现在,马的“政府”有太多事情要做,才真旺姆-全州要想不“跛脚”,就必须在大纲中抓住核心问题。如果才真旺姆-全本人不提高对压力的抵抗力以实现上述两个“自我突破”,即使陈冲能够抵抗内心的斗争并留在“内阁岗位”,也很难保证公众对马英九“政府”的支持不会再次降低。(燕子,先驱报频道记者)